66云链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首页 >资讯中心 > 公司动态 >新闻详情

撬开万亿级市场!3分钟看懂动产质押与仓单质押融资?

2020-11-03 15:35:42 zhaisen

近年来,中国仓单(存货)融资市场正在复苏,面对这个万亿级的市场,诸多企业都在积极抢占风口。然而在实际业务中,不少企业对仓单(存货)融资业务还有很多理解不到位的地方。针对此,66云链订阅号特开设“话说数字仓单”专题,从大咖观点、法律风险、操作规范、技术应用等方面与大家进行相关探讨。



供应链金融在数字技术的带动下,呈现出新的发展特点与模式。当下,仓单数字化、生态化已成为中国供应链金融的一大趋势。本文将重点介绍动产质押仓单质押融资


Part 01

动产质押


动产质押要说起来也简单,它对银行来讲一般只要有两个要素,一是签订有效的质押合同,二要交付占有,有了这两个要素后就能有有效的质权。假如富士康或者它上游的供应商要来融资,我拿这些手机芯片来跟银行签订一个质押合同,签订合同之后又由银行来占有,这样就可以设定有效的质权。但问题是,供应链金融是为了保障一个链条的正常经营和流转,不可能把货物放在银行静止不动的。所以,要保证物的流转又要担心担保权的问题。另外,银行没有自有仓库,交付占有要如何实现?这两个问题是传统动产质押长期存在的疑难问题。


现实中就是找仓储人。比如上游是甲企业,甲把货物放在银行指定的仓储人的仓库里面,交给了这个仓储人就等于交给了银行。那么问题来了:当货物交给第三方仓储人时,银行在什么时点设立了这个质权?货进入到第三方仓储人的仓库里,物权法要求质物必须是特定化的,这意味着银行要不断地签质押合同、明确质物,工作量会非常大。所以银行往往不会用一般动产质押做业务,因为这样做金融业务会让银行的成本不断攀升,没有效率可言。


关于清单,动产融资交易有专门负责的员工,也会有仓储人,每次出货、进货,都要清单确认。清单确认就意味着物的特定化发生了变动,发生了变动的话,银行就要确保法律上的质权存在。另外,质权是从每一次更换清单重新设立,那样银行之前发生的融资怎么办?关于这些问题,银行需要把未结清的债权追加进最高额,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实现货物流转。


后来银行又发现,如果每次都这样去更换的话非常麻烦,所以又出现了底线控制型业务,也就是实际上银行并不是那么关心到底是多少货存在仓库里,只关心进库的时候是一个亿的货,出库出了三千万,存货里不少于七千万就行。这样的话,工作量确实是减少下来了,但物的特定化很容易出现问题,这就是银行操作成本和实践中道德风险容易出现问题。


在这样以对仓储人交付的方式来实现质押,来设定质权的这个交易模式过程中,还出现过一些头痛的问题。


问题1丨没有人能够帮忙验收

比如红木业务,做质押不做抵押,因为抵押要登记。质押放在仓库后发现一个问题,没有一家验收的机构可以证明这些是红木。如果要保证进来的一千根木头都是红木,就要每根红木去验收,成本太高了,利差都被吃掉了,所以没有人这样去做。所以你没法证明货到底是什么情况。

问题2丨很难看管质物

动产质押看货有三大特点,一是看不住,二是算不清,三是卖不掉。比如用大米去融资,仓库所在地是云南,不可能三天两头坐着飞机就去,要不客户经理就蹲守在那儿,这就意味着这个客户经理只能做这一个客户,这种业务模式来看货是不可行的。动产融资特别是用这种大宗商品来做质押的时候,会发现实现对质权的控制,这个落实起来非常难。


Part 02

仓单质押


《民法典》中明确了仓单的定义,即:提取仓储物的凭证。存货人或者仓单持有人在仓单上背书并经保管人签名或者盖章的,可以转让提取仓储物的权利。同时还规定了一份正规的仓单应该至少要有八个要素。


问题1

记载事项不全的仓单是仓单吗?是物权凭证吗?是凭着这个凭证就能够去提货,还是必须要有其他的证明才能够去提货?

问题2

关于电子仓单,现在无论是合同法还是电子签名法上都确认了电子数据的法律效力。电子仓单的质押应该怎么做呢?交付还是登记?

问题3

仓单质押同样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仓单记载的物是不是这些物?


在石化行业,诸多中小企业在仓单质押融资过程中也面临这些难题。针对这些问题,中化能源科技充分利用物联网、区块链等数字技术,构建了“区块链数字仓单平台”,将传统的商品流通现货转化为安全高效、可直接穿透至底层并且具备良好流动性的数字资产,形成以“区块链数字仓单”为载体的可信资产体系。

16069759687532.png

图为仓单样本,与真实业务无关


 “区块链数字仓单平台”实现数字仓单与仓储货物严格对应,并利用物联网技术对数字仓单下货物进行严密监控,有仓单即有货;解决货物交付难题,实现秒交付、秒质押, 解决了四流合一难题;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存证,数据不可篡改,保证数据唯一性,可溯源;所有操作通过电子签章确认,实现法人与仓单对应,避免虚假仓单;对于仓单出质,实时在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中登网”登记,实现权属变化与仓单对应。


2020年9月27日,北京龙润凯达石化产品有限公司基于库存的基础油,通过中化能源科技“区块链数字仓单平台”,向南储仓储集团申请开立仓单。数字仓单开立后,龙润凯达在线上向建设银行提交了质押申请,并于当天下午收到贷款。从仓储企业签发数字仓单到质押、放款,中化能源科技以可信技术提供商的身份参与其中,并得到了建设银行的高度认可。


16069759881565.jpg


这不仅是中化能源科技与建设银行研究论证数字仓单质押融资业务模式的成功探索,也是我国石化行业首笔区块链数字仓单质押融资业务,为化解石化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提供新思路。



备注:部分内容摘自财货通



扫描二维码,将此页面分享给好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