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云链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首页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新闻详情

关于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这么说

2020-06-09 11:10:14

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jpg




结果导向抓“落点”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关于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是近年来政府出台的同类文件当中,规格高、覆盖面广、“政策点”多、“含金量”高的一份高质量文件。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如何使“好政策”落到实处、见到实效,切实增强行业企业“获得感”,需要政府、企业、行业和社会形成共识,增强合力,各司其职,多方发力。


政府主导,形成协同共推机制。《实施意见》提出的政策措施多数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分工涉及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等18个部门,离不开上下贯通、部门联动。


需要更好发挥现代物流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等协调机制作用,明确任务分工和完成时限,强化协同配合,及时研究解决政策落实中出现的问题。


作为推动政策落实的主体,各级地方政府应当结合当地实际,加强领导,明确责任,抓紧抓实。各地方、各部门应按照各自职责分工,研究出台实施细则,确保各项政策落地实施。


在政策落实过程中同样需要发挥行业协会作用,通过协会及时反馈落实情况,把听取企业和行业意见贯穿始终。在近年来国务院大督查工作中,对物流政策落实情况的重点督查,取得明显成效。


建议对《实施意见》贯彻落实情况加强工作指导和督促检查,对落实好的地方和部门通报表扬,落实不够的批评问责,促使各项政策“落地有声”“抓铁有痕”。


企业主体,准确把握政策导向。企业是市场主体,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企业在关注市场变化的同时,也应很好把握政府政策导向。


减税降费、资金扶持、营造良好环境是政府政策手段;提出发展战略、制定产业规划和政策,引导企业发展方向,也是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具体体现。


行业企业应深入研究政府政策,结合自身实际,用足用好政策。同时,要全面准确地理解和把握政策导向,不可把政府政策简单地等同于资金扶持、项目补助。


《实施意见》提出的许多政策方向,应该引起行业企业高度重视,结合“十四五”规划,研究制定符合政策导向和市场取向的企业发展战略和规划。


宣传引导,形成社会广泛共识。降低物流成本涉及物流运作各环节,供应链上下游全链条,事关所有实体企业和千家万户,必须形成广泛共识。


不能把降低物流成本简单地理解为,一味降低服务价格,更不能等同于无限度挤压公路运价。公路运输只是一种运输方式,运输和仓储也是八大物流功能之一,物流与商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共同构成供应链中的“四流”。


降低物流成本应从产业链、供应链角度整体看待,通过资源整合、流程优化、组织协同、生态共建,来降低综合物流成本,最终让实体企业和人民群众享受物流高质量发展带来的“政策红利”。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关于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的实施意见》,是继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物流业降本增效专项行动方案(2016-2018年)》和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 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后,第三次发文专题部署降低物流成本的重大举措。


问题导向找“痛点”


《实施意见》早在2019年春天就开始酝酿、调研、起草,历时一年左右,经反复修改定稿。其中,受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委托,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多次组织专题会议、开展问卷调查、深入企业了解具体情况,向政府反映政策诉求。


从制度环境和运行机制来看,问题集中体现在“四个三”,即“三难”,用地难、融资难、通行难;“三多”,管理条线多、收费项目多、税收负担多;“三低”,多式联运占比低、标准化水平低、行业集中度低;“三不畅”,基础设施联通不畅、仓干配连接不畅、信息互联共享不畅。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政府有关部门持续推进,物流相关行业企业积极行动,物流降本增效工作取得明显成效。但就目前情况看,我国物流成本高、效率低问题仍较突出。 


降低物流成本是系统工程,与这些因素密切相关。


一是经济结构的调整。相对来说,一产和二产所需物流费用会高于三产,三产占比逐步提高,是带动物流费用率相对走低的重要因素。


二是物流运行效率的提升。全行业创新应用现代供应链,普及推广智慧物流,推动质量、效率和动能转换,物流企业发挥了降本增效的主体作用。


三是营商环境的改善。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物流业发展,国务院连续出台支持和促进物流业发展的规划、政策,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等部门坚持“放管服”改革,有针对性地推动落实一系列政策措施。


目标导向看“亮点”


《实施意见》围绕“减负降本、提质增效”总目标提出了24条举措,涉及100多个“政策点”。可以说,抓住了系统性解决制约降低物流成本的突出矛盾和主要问题。


抓住“牛鼻子”,降制度成本。制度性成本是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的关键环节,也是政府工作的重要职责。


充实“家底子”,降要素成本。资金和土地,是物流企业平稳运行的基本要素,也是稳企业、保就业的基础条件。


护住“钱袋子”,降税费成本。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下,受国内国际两个市场需求不足的影响,物流企业经营压力大增。《实施意见》从物流领域税费优惠政策、降低公路通行成本、降低铁路航空货运收费、规范海运口岸收费、加强物流领域收费行为监管5个方面提出了降本举措。


打通“窗格子”,降信息成本。信息互联互通是现代物流业上下游高效协同和整体优化的必备条件,而“信息孤岛”、衔接不畅,必然带来物流交易成本增加。《实施意见》提出在确保信息安全的前提下,交通运输、公安交管、铁路、港口、航空等单位要向社会开放与物流相关的公共信息。


疏通“门栓子”,降联运成本。近年来,我国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得到长足发展,综合运输体系基本形成,但铁路、水运、航空、公路等多式联运所占比例却不高。《实施意见》明确提出推动物流设施高效衔接,降低物流联运成本。


着眼“换路子”,降综合成本。《实施意见》从推进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培育骨干物流企业、提高现代供应链发展水平、加快发展智慧物流4个方面提出了降本措施。


《实施意见》按照“立足当前、着眼长远,远近结合、标本兼治”的基本原则,提出的政策措施既考虑与现有政策的衔接和深化,直面“老问题”;又在原有基础上寻求突破和创新,提出“新对策”。既全面统筹,又重点突出,亮点明显,应该引起更大关注。《实施意见》从多方面综合施策,补短板、强弱项,促升级、保安全,吹响了将物流降成本工作向纵深推进的新号角。


作者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



扫描二维码,将此页面分享给好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