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动态  > 新闻详情

孙黎明谈化工园区安全监管:嵌入业务场景,照亮物流数据黑洞

2019-05-20 17:04:07 Jason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化工产品消费国和生产国,也是化工产品需求增量最大的国家,危化品仓储与物流市场巨大。但近年来,国内化工行业安全事故频发。 关于化工行业的安全高质量发展,引发全社会高度关注。在5月13日由中国交通运输协会主办的“2019中国智慧物流大会”上,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荣获“智慧创新企业奖”。中化能源科技副总裁孙黎明应邀就化工园区安全监管等热点话题,发表《嵌入业务场景,照亮物流数据“黑洞”》主题演讲,为行业提供互联网+新解决方案。

 

1.jpg

中化能源科技副总裁孙黎明

 

在公司,同事们都很喜欢称呼孙黎明为“大圣”

因为“大圣”身上锐意进取、百折不挠、乐观向上的精神跟他很像.



2015年“8·12”年天津港特大爆炸事故、2018年“11·28”张家口爆炸事故、2019年“3·21”响水特大爆炸事故……近年来,接连发生的危化品行业安全事故,在引发政府安全、环保监管风暴的同时,也凸显出我国目前石油石化行业的安全问题不是出在某个点上,而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退城入园”背景下的危化品储运市场现状

 

第一,化工园区成为危化品安全治理的源头。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中小型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搬迁改造,须在2020年底前完成;其他大型企业和特大型企业2020年底前全部启动搬迁改造,须在2025年底前完成。截至2018年底,已初步确定全国需要搬迁改造的企业共有1176家。在安全、环保趋严的背景下,化工企业“退城入园”的进程正在加速。

 

化工园区“源头”监管的短板不容忽视。首先,安全环保监测预警管理技术落后。目前,为化工园区提供安全、环保监管服务的企业,都是当地一些中小型企业,提供的服务都是区域性、局部性的,所采取的技术也很难满足监管需求;其次,物流过程动态监管不到位。无论是天津港爆炸事故、连云港爆炸事故,还是响水爆炸事故,都出现由于对物流过程实时数据掌握不完全,在事故发生之时监管部门难以第一时间获知事故属性,致使安全事故应急救援能力不足的现象;再者,监管割裂及加重企业负担的问题。当下,政府做的物流监管信息系统,普遍没有考虑企业的需求,却强制企业每天把自己ERP上的数据录入到政府的监管系统,这样不仅加重了企业的负担,政府拿到的数据还是滞后的,监管效果被严重“打折”。

 

第二,除源头之外,我国危化品安全监管的一大场景是在路上。据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2018年的10年间,我国统计在册的涉及危化品的事故多达4 000起。其中,9%发生在仓储阶段,77%发生在运输阶段,物流已成为预防危化品安全风险的重点环节,而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首先,行业的集约化程度非常低。《2018中国危化品物流行业年度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危化品物流市场规模为1.4万亿,全行业百强企业的总体营业额为538亿,仅占全行业约3%。可见,分散式的中小型危化品物流企业占据整个行业90%以上的市场份额;其次,是现代化水平低,物流管理盲点多。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危化品物流运输处于一个高端的地位。但随着消费品互联网电商的崛起,危化品物流在信息化的运用方面,已经显著落后于消费品电商物流;再次,行业相关方间信息孤岛林立。例如,河北张家口“11·28”重大爆燃事故中,由于大量运输车辆停放在公路两侧等待装卸货,导致事故影响扩大。此类事件反映出,货主、仓库与驾驶员之间信息沟通严重不畅,仓库提货、卸货信息不透明,导致驾驶员盲目前往,造成危化品车辆在库区附近积压。

 

第三,危化品生产企业、库区信息化水平低,安全管理效率低、成本高。有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库区外危化品车辆积压安全隐患。我本人曾经在库区工作过,由于提货计划迟迟未下达库区等原因,一些司机为提货有时会在库区外等上3-4天。目前,很多地方政府都热衷于兴建危化品运输车停车场。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把危化品车停在停车场比停在公路边更安全。4月23日,陕西榆林横山区一停车场内停放的罐车发生爆炸,以事实说明把危化品车聚集在停车场一样出事故。要想解决此问题,必须从源头上解决司机装卸货的计划性问题,并且要打通货主、仓库、司机之间的信息流。

 

化工园区安全管理面临的难点

 

第一,危化品储运安全管理专业壁垒极高、场景极为复杂。危化品的储运业务和电商消费品有很大的差别,表现为其来回的储存、运输都是在反复的交易中进行,加大了监管难度。

 

第二,危化品数字物流缺乏行业标准。当下,危化品物流行业的SaaS服务商技术实力良莠不齐,所产生的海量数据也多是滞后、碎片化、格式各异、非标准化的,不仅难以满足政府监管机构和企业的需求,也致使其后续挖掘数据价值的成本高昂。目前,政府的电子运单系统正处于快速的构建中,加上交通部的电子围栏系统也在完善,这对行业标准的建立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第三,监管手段难以和企业业务信息有效结合。最典型的场景是对危废品的处置。2016年,江苏一家化工生产企业将废料处置委托给一家没有危废处置资质的公司,该公司将化工废料填埋在工厂附近的河沟内,后来引发灾难性的事故。这个事故,反映出危废处置车辆的单据信息和实际的物流信息是脱节的,致使监管难以落地。

 

智慧化工园区的中化能源科技实践

 

2017年8月,中化能源率先在业内践行“能源互联网转型“战略;2018年4月,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进一步提出“科学至上”核心价值理念。在此背景下,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化能源科技”)作为中化能源探索互联网创新的平台应运而生。经过一年多的摸索,中化能源科技已经构建起以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应链为代表的一系列石化数字化产品应用,通过构建国内石化供应链数字基础设施,推动石化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应链以仓海帮为核心,以66快车、船运帮为两翼。

 

我们主要的用户群体是石化货主企业(包括工厂、贸易商、分销商、B2B平台等)。如何服务货主呢?简单地说,我们创建了一个协作的工具,把车队、船东、车辆、司机、港口、仓库、商检、金融保险等行业相关方都连接起来。通过以新技术、新工具赋能物流相关方,来使其更好地为货主提供服务。这个业务模式在市场上是比较独特的。

 

2.jpg

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应链“一体两翼”架构

 

我们运营模式是为用户提供SaaS+专业服务。其中,专业服务包含两方面:第一,交付服务,主要包含仓储、车船物流服务;第二,交易服务,包括数字仓单、数字提单、金融服务等。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不同于纯粹售卖软件的SaaS系统运营商,我们组成一支由石化行业骨干+一线互联网大厂技术运营精英组成的专业团队,可为用户提供包括现场培训、操作指导等在内的线上+线下运营服务,让用户真正把SaaS产品用起来,并根据用户需求持续迭代产品,真正助力客户成功。

 

针对政府、化工园区、化工生产企业安全管理面临的种种难点,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应链通过把化工生产企业相关情况、承运企业资料证照等静态数据,以及基于卫星定位、电子围栏等物联网技术对在途危化品车辆进行的实时监控动态数据提供给相关方,可有效提升政府、化工园区、化工生产企业对危化品储运物流的安全管理水平。

 

3.jpg

对在途、在境车辆进行实时动态监控

 

在这个过程中,针对化工园区、库区、生产企业外危化品车辆积压的老大难问题,我们可为其做危化品车辆预约排队系统。使用这套系统后,相关企业可根据业务和生产情况,自主开放装卸货时间段,改变以往司机无计划、无秩序涌向库区的“被动管理”局面,有效化解车辆拥堵安全隐患。目前,这套系统已在国内多家仓库、化工生产企业上线。实践表明,可将危化品车辆平均排队时间从过去的6小时缩短至约1个小时。

 

4.jpg

车辆预约排队系统操作流程

 

危化品车辆预约排队系统从合同签定到系统部署完毕,大概需要3天时间,但却能为企业带来重大的变化。例如,我们有一家客户提出,想在车辆预约排队系统上增加定价系统。因为他们发现他们厂经常出现有时没车来提货、有时一堆车扎堆提货的现象。我们去调研那家企业,发现他们的定价有问题。他们是一家地处西北的企业,远离主流市场区域使他们对市场定价并不敏感。因而,这家企业希望能通过我们的车辆预约排队系统来二次修订他们的定价。如果他们不做定价修正,损失的那部分销售收入,就可能会被他们内部管理人员给吃掉。看似很小的一个场景,却反映出车辆预约排队系统能为企业管理提供很多服务。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为政府做安全监管,采用的是无缝嵌入政府电子运单系统的方式。可以这样理解,我们不是为物流企业再单独做一套电子运单系统。而是通过与政府电子监控系统打通,在服务企业的过程中,让政府实时获取安全监管所需要的数据,避免了“企业在自家ERP上跑一遍数据,再去政府监管系统上录入一遍数据”的麻烦,有效降低了企业连接多家政府监管系统、并维护“这种连接”的成本。

 


中化集团 | 中化能源科技 | 中化石油 | 中化泉州石化 | 中央企业电子商务联盟

公司名称: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铁橛山路1111号石桥大厦 & 北京市海淀区北清路68号用友产业园西区1号楼C座   ICP备案:鲁ICP备180153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