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能源科技供应链-提供储运一体化物流服务、石化海陆地图、数字仓单、供应链金融服务等解决方案的石化供应链数字化基础设施-66云链官网

66云链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首页 >资讯中心 > 公司动态 >新闻详情

大变局时代的新“朋友圈”

2020-01-16 17:35:42

    

在此之前,鲜有一个活动能将交通运输局、海事局、港口码头、炼化企业、船公司、综合物流服务商、技术服务商、金融公司等石化物流产业链上下游的相关方聚在一块,仅聚焦数字化转型单一话题,让这些政、企大咖们侃现状、倒苦水、互支招、拉合作,开诚布公地聊了一下午竟还意犹未尽。

                               


75字 阅读时长丨约6分钟





近年来,在《中国制造2025》、《交通强国建设纲要》、《关于建设世界一流港口的指导意见》等国家顶层战略的指引下,石化行业的监管、生产、物流等相关方都掀起信息化、智慧化“革命”。摸着石头过河的路上,大家都是怎么干的、遇到哪些坎儿、如何找出路?石化共赢研究院首期沙龙16位嘉宾聊的就是这些事儿。

微信图片_20200116170626.jpg

青岛市交通运输局港口处处长李聪华、山东海事局船舶处副处长孟斌、董家口海事局综合处处长陈沛、青岛港实华公司安全技术部经理孙华斌、青岛港实华公司信息部经理陈会、京博物流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加宝、京博物流原油业务总经理孙成林、霍尼韦尔过程控制部大中华区油气行业销售总监谢海洋、 霍尼韦尔过程控制部大中华区罐区自动化项目总监孙磊磊、洲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永军洲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油化船管理分公司海务主管孙洪强、新加坡新航向集团董事长张锋、中化资产青岛分公司总经理王朝京、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孙黎明参与座谈。


1.jpg

石化共赢研究院首期沙龙“开场活动”。主办方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让嘉宾们从容器中各抽取一个名牌,然后将名牌为对应的嘉宾戴上。图为山东海事局船舶处副处长孟斌为青岛港实华公司安全技术部经理孙华斌佩戴名牌。


智慧监管风往哪儿吹

“全过程,动态化,一体化”,是青岛乃至整个山东危化品运输监管的新思路。


青岛市交通运输局港口处处长李聪华解读道,“港口接卸的危险品货物是动态的,今天这家企业的货物来了,三五天后走了,另外一家企业的货物又来了。在货物的储存、发货、提货、装卸环节运用信息化技术,实时记录各环节的货物状态,再和船舶、码头衔接配合好,交通部门和海事部门可能会减少甚至不需要做实地巡检了。

2.jpg

 青岛市交通运输局港口处处长李聪华(中)

  新加坡新航向集团董事长张锋(左一)


山东海事局船舶处副处长孟斌指出,要实现从单点监管向全过程、动态化监管转变,须支持企业也加入进来,这样效果应该比海事系统自己搞更好

3.jpg

山东海事局船舶处副处长孟斌(中)


货主能找到好船,好船能找到好货”,则是董家口海事局综合处处长陈沛想实现的监管目标。“由于行业缺少通用的选船标准,会出现‘我们查出来的低标准船,货主可能觉得不差;货主觉得非常好的船,我们可能觉得有重大风险’ 。但要建立行业通用选船标准,不是一家单位能做成。如果监管能将多年来积累的船舶数据和码头、货主对接,再和金融保险、商检机构进行互换,在行业里就选船标准达成共识,可能会初步达成。”

4.jpg

董家口海事局综合处处长陈沛


标准,标准,还是标准

除了缺少行业选船标准,嘉宾们遇到的其他因缺乏行业标准而导致智慧化转型受阻的情况还很多。


在青岛港实华公司安全技术部经理孙华斌的规划中,船舶数据是他们进行安全管理闭环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船岸界面管理系统和船上的数据对接非常困难。一方面,码头靠泊的所有船都提供不了标准的数据接口;另一方面,实华码头只有来过船舶的数据,缺少没来过或将要来船舶的数据,这就需要码头数据和监管等其他方数据做连接互补,但这也存在数据接口标准建立的问题。

5.jpg

青岛港实华公司安全技术部经理孙华斌(右一)


董家口海事局综合处处长陈沛一直想把监管计划和船舶实时生产计划打通。“若我们能实时掌握船舶作业计划、装卸过程中装卸量、装卸速度等信息,就能减少我们去检船但船却走了,或者因我们检船耽误船舶作业的情况。”


对此,霍尼韦尔过程控制部大中华区油气行业销售总监谢海洋认为,要实现这个监管目标问题不在于技术,而在于成本和标准。“由于船舶都采用卫星通讯,且按通讯频率来收费。为降低成本,国外的船东都要求降低船舶卫星通讯频率,要求隔一段时间把船舶主要设备的通信状态打包发给总部。国内监管要实时获取船舶数据必须要有标准,即要考虑需要哪些维度的数据、通讯量有多大、用什么频率做通讯。”

6.jpg

霍尼韦尔过程控制部大中华区油气行业销售总监谢海洋(左一)、洲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油化船管理分公司海务主管孙洪强(右一)


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供应链事业群山东市场总监于振伟则提出了企业普遍面临的采集数据为非结构化数据的问题。“我们做大数据分析时发现‘数据不标准’是很痛苦的事儿,比如说船名,会存在英文船名、中文船名的形式,英文船名还有所有字母大写、首字母大写,船名中间空两格、船名中间空三格等不同形式,这对于系统来说都是完全不同的信息。而非结构化数据,会使企业所采集数据处于闲置、不知如何运用或收效甚微的状态。

7.jpg

石化共赢研究院首期沙龙现场


物流成本过高之痛如何破解?

作为拥有炼化、物流全业务链条的现代化企业集团,京博控股对货主物流成本过高有着切身的体会。京博物流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加宝谈道,“在近期召开的一个会议上,与会的11家炼化企业估算他们每年的物流成本达到200亿,约占生产成本5%-10%。这其中,山东炼化企业普遍对船舶管理能力较弱,导致船舶在计量、滞期方面成本损耗较大,每家炼化企业每年的滞期费都动辄几百万、上千万。

8.jpg

京博物流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加宝(左一)


京博物流原油业务总经理孙成林补充道,现在货主普遍对港口接货数量和质量存在担心。“在国内,内贸船一般约定损耗合理区间为2‰-2.5‰,但大家都在追求合理损耗之内更低的损耗。山东那么多炼厂,每一家每年至少承担300万左右的人力成本、交通费、差旅费来接船,接船干什么?就为花钱买个认为的安心!

9.jpg

京博物流原油业务总经理孙成林


如何为货主企业降本增效?京博物流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加宝谈及了他们的实践。“目前,从船运、到码头、到仓储、到管道、到末端库这一条线的全过程实时监控远远没有实现。我们和中化能源科技在一起合作完善危化品物联网平台,逐步使平台客户实现‘仓储自助提货’+‘库区装卸货预约排队管理’+‘加油站油品智能主动配送’+‘物流全程可视化监控’等数字化供应链管理。”


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孙黎明提出,大数据分析及行业检船选船标准的建立有助于解决货主担心的港口接货数质量问题。“我们正在从船舶安全管理、过往KPI数据、用户评价等多个维度建立船公司和船舶画像,正常情况数质量有偏差应该是随机的,但长时间有偏差,可能就不是工具问题,而是人为问题。”

10.jpg

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孙黎明(中)


数字化转型还难在哪里?

青岛港实华公司信息技术部经理陈会认为油码头目前的信息化应用远未达到智慧油港建设需求。他分享了青岛港在打造智慧油港中遇到的问题:“一是车辆定位信息、外来人员数据库等社会资源较难获取;二是各单位出于系统安全考虑,企业自建的信息平台与政府主管部门各平台之间对接困难,导致信息化平台在外部推广困难;三是各港口信息系统数据孤岛现象严重,货主在青岛港录一次信息,去其他单位要再重新录一次,缺少类似企查查等平台的共享机制;四是企业受自身技术力量限制,很难进行高档次的信息化规划,摸着石头过河现象普遍,社会上能够提供咨询指导的专家或专业单位不明确等。

11.jpg

青岛港实华公司信息技术部经理陈会(中)


霍尼韦尔过程控制部大中华区罐区自动化项目总监孙磊磊的疑惑在于,“大家最关注的三个点:安全、运营效率、计量准确。我们把外部的业务数据拿过来之后,如何和我们工厂内部的生产环节衔接起来?尤其是改造项目,如何把原有的老系统整合利用起来,还能满足更长期的智能化规划需求?

12.jpg

霍尼韦尔过程控制部大中华区罐区自动化项目总监孙磊磊(左一)、洲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永军(右一)


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孙黎明分享了他的经验,“所有信息化系统的健壮性都来自于开放性。如果系统能够开放、连接、去做数据交换,大家现在遇到的问题,我们互相去弥补也许就能够解决我们2年多的实践表明,企业做数字化转型,贪多、求全、规划复杂会是一场灾难,上信息化系统从业务需求出发实施起来,要比单靠领导推动容易得多。



【后记】


在石化共赢研究院首期沙龙上,大家谈论了很多问题,虽然不一定在现场就能获得解决方案,但一个很好的趋势正在形成:


譬如,董家口海事局现场约实华码头“一起坐下来聊聊彼此的选船标准、选船数据,看看能不能共同把制定行业选船标准这个事儿走出来。”而中化能源科技也有进行选船检船的探索,也可以加入进去;


譬如,洲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永军分享了他们进行信息化转型的经验,同时也和监管部门、中化能源科技交流了检船相关事宜;


譬如,中化资产青岛分公司总经理王朝京介绍了中化集团能源事业部、金融事业部的产业基金、新材料基金项目的落地情况

……


正如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孙黎明所说,石化行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中的很多问题看似是单点,但却都是单点解决不了的,那我们就拉“朋友圈”。而这也是石化共赢研究院创办的初衷。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