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能源科技供应链-提供储运一体化物流服务、石化海陆地图、数字仓单、供应链金融服务等解决方案的石化供应链数字化基础设施-66云链官网

66云链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首页 >资讯中心 > 公司动态 >新闻详情

孙黎明:兵临城下——以科学姿势迎战互联网下半场

2020-01-17 13:51:03

1.jpg

 

2.jpg

 

B端将是互联网行业的下一个战场


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其实时间并不长,从国内互联网的兴起到现在也就20年左右的时间,那么我们大家都能看到,C端的发展非常的蓬勃、兴旺,但是实际上国内C端互联网公司的市值总共也就大概9万亿的规模。


根据普华永道的研究,B端的互联网规模在2025年会有40到50万亿的市值,这个数字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一个规模。这个规模数倍于消费端的互联网规模。也正是基于这样一些背景,政府提出来,要把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在这个趋势之下,大家能看到,像腾讯正式提出了产业互联网的思路概念,就是互联网向B端的转移。腾讯在原有七大事业群的基础上进行重组整合,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其中,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将负责腾讯云平台和智能产业关联业务的发展,帮助医疗、教育、交通、制造业、能源等行业向智能化、数字化转型。此外阿里在2016年的杭州云栖大会上提出了五个新,即新零售、新金融、新能源、新技术、新制造。跟我们行业相关的,就是新制造,新能源。新制造的概念用马云话讲就是made in internet,阿里想通过赋能B端来提升制造业,帮助制造行业的效率至少能改进1%。


 京东也已经在向B端转移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例如卖一些零配件,利用它的仓配一体化的体系,快速切入这一块市场,他们规划的目标是明年这一块收入至少是500亿。那么跟我们这个行业密切相关的,像满帮成立了九大事业部,这九大事业部里面有一个能源事业群,能源事业群里成立了车油事业部。目前车油事业部已经在山东开展了成品油的批发业务。他们提出这个战略是在今年年初,到7月份的时候,项目就已经落地开始做这件事情。这样的例子非常多,我就不再一一例举了。总之,给我非常深刻的一个感受就是这些企业在快速的切入B端市场,他们的逼近,给我们构成了强有力的压迫。


所以,总体上这些大的传统的C端互联网公司,基本上都在向B端聚集,这就是大家提出的互联网的下半场。那我们要不要参与,他们为什么做这样一些事情?


3.jpg


C端流量枯竭,如何寻求变现?


我自己也做了一些粗浅的思考。我觉得有一个原因,C端的流量正在快速的枯竭。今年互联网公司的三季度报告都陆续出来了,呈现出来的数据是令人吃惊的。大家所熟悉的抖音,大家感觉他很欣欣向荣,但是他的流量是负增长。还有前不久才上市的拼多多,也是零增长。这可能主要是随着人口增幅的放缓,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相对持续收缩。但我觉得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很核心的原因在于大部分的消费端的互联网企业,他们变现的场景,变现的场所都在变化,这个是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不管是美团,还是满帮,他们前期获取了大量的流量,投入了巨大的成本,获取了大量的用户,那么他们怎么变现?答案是显而易见,要找B端的产品变现。如满帮希望介入造车、介入油的销售和加油站业务中去。


变现的压力会对我们传统行业构成强烈的挤压。除了这两个原因,还有技术原因,技术更新迭代速度在加快。物联网的技术,大数据的算法,AI的快速发展,这些技术手段能够支撑他们快速的向B端来切入和转移。这些技术的进步,也包括消费端的互联网巨头所构建强大的服务能力,比如说仓配,像京东的仓配体系,他可以快速的配送到他这个消费场景中去,他不需要去探索重新构建他的能力。


4.jpg


兵临城下,行业问题困难重重


大家感觉这些好像离我们很遥远,其实离我们非常近。所以说要不要做?TO B OR NOT TO B?这根本就是不需要回答的问题。这也是我为什么提出兵临城下的概念。


那么这一年来,我们做了些什么?我本人主要是做供应链业务。我们对石化行业做了一些分析,这个行业可能大家都很熟悉,这是一个非常传统且规模巨大的行业。这些年互联网巨头一直想进来,但他们找不到一些特别合适的方法,当然也有公司做了一些尝试,比如说和中石化做的一些合作,他们就是想来做这一块业务。我们的行业面临着很多问题,比如说我们的上游,我们国家油气严重的依赖进口;环保安全方面面临巨大的监管压力;我们的产能,炼厂产能过剩,尤其是新兴的民营四大炼厂正在快速的建设和陆续即将投产之中,对我们行业的这种供给形成了很大的一个压力。


我们还面临一些问题,第一个是金融问题。行业的从业者,像中小企业融资的难题,都需要得到解决,这些非常重要。但是我们行业对于互联网的发育和发展是非常的缓慢。那我们就需要去思考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这个行业为什么会发展这么慢?为什么我们这个行业就没有做出像淘宝、京东、美团这样的互联网的巨头?如果我们不能很好的回答这个问题,那么我们去从事这样的创新,很可能不得要领,可能就会失败。


第二个是链接问题。我们深度垂直的行业,和别人建立链接的复杂性和困难性都是巨大的。复杂性困难性具体表现在三方面,一是:组织架构的复杂性。我们B端的企业都有层层叠叠的组织架构,不像消费端个人去做一个决策,只需在手机上点一下,很快就能形成一个实际的支付消费行为。我们要在B端穿透组织架构,是极其复杂而又困难的一件事情。二是:企业标准化难以统一。我们做这样一个行业性的东西,每家企业可能千人千面,每家企业的标准都不一样,标准化程度越低,就越难向互联网迈进,而我们这个行业的标准化程度应该说还不够高。每个企业都有每个企业的标准,包括做最简单的仓储企业。十家仓储企业可能有十个标准,业务模式、运作流程,甚至包括合同各方面都是极其复杂的。三是对于链接的敏感和保守。我们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对于链接的恐惧,我们害怕去和别人分享,不敢和别人建立链接。可是这种观念和互联网开放共享的这个理念是格格不入的。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观念的变革和迭代,这个行业很难迈入互联网世界。


第三个是基础设施问题。我们这个行业的物流还没有足够的发展,我们没有像京东、菜鸟、四通一达这样基于数据的仓配体系。没有基础设施,所以很难去发育。


第四个是支付问题。我们不能像C端那样形成一个高效的支付体系,所以支付问题也是制约TO B端向互联网发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阻碍。


5.jpg


努力构建石化供应链数字基础设施


我们需要在金融、链接、支付和基础设施等方面都获得突破,我们才可能有很好的技能。那么基于这些认识,我们中化能源科技构建了石化供应链数字基础设施。希望通过我们作为一家央企的努力,突破其中的一点,发展产业互联网。它所需要的最基本的东西,就是仓储、运输这样一个物流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所以我们提出来要构建这样一个基础设施。


那么构建这种基础设施,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我们希望做专业可信赖的平台,打造石化行业开放服务的生态圈。我们要做成这个事情,首先要做的是链接,构建物流的链接,它需要链接的相关方非常多,货主、承运方、仓储企业、码头,政府,还有一些外围的服务机构,比如说商检、其他的一些代理公司等一系列的服务机构,只有把这些所有的环节都链接起来,我们才能够说有构建一个基本服务的基础,这是我说的链接。


那“工具箱”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我们在这个链接的基础上,我们提供一些简明的快捷的,能够改进服务的一些工具,比如说车辆去提货,我们让他能够预约排队,这样更安全高效,这个预约不是基于厂库的预约,而是基于社会化共享平台的一个预约。比如说船舶它也需要有船期,需要有码头调度管理的工具。对于仓储,我们提供类似仓单这一类的标准工具,通过这些工具来快速的提高我们整个供应链的效率。


 协同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概念,我们要把我们整个生态圈里面的节点链接起来之后,协同高效地运作起来,来提升整个供应链的效率。那么我们链接起来这些之后,我们希望能够达到以下两方面的效果,第一个效果就是大家的协作更快捷方便;第二个效果,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构建的链接,将我们所积累的数据还给用户,把市场的数据还给用户,把用户自身的数据还给用户,然后为用户提升物流效率,改善供应链管理提供一些辅助的支持,让他们能够更高效得来构建自己的供应链体系。用数据为我们这个行业的用户们进行赋能。


6.jpg


“一体两翼”产品结构


中间的这个是我们的仓海帮,它是一个仓储管理平台;那么两边的,一个是船运帮,一个是66快车,这两个是协同的运输工具。我们产品的功能基本上都是比较齐备的,目前正将仓、车、船的业务功能打通。


船运帮是一个船运智慧管理平台。我们把航次租船和合同运输COA管理作为一个起点,后续运输过程的跟踪管理,运单的跟踪管理是重点。我们通过电子围栏系统、帮助商检、船代公司把所有的业务信息做上去,然后让货主能够在线实时得查看他的每一船货物的实际进展情况,他不需要通过其他渠道过问任何情况,在这个平台就可以进行高效的协同协作。目前我们平台大概有2000多艘液体船舶。三个平台主要就是做液体石化产品,固体暂时涉及的比较少。船运帮是今年1月份上线的,今年2000多艘液体船舶的运量将接近1500万吨。


仓海帮我就不详细介绍,主要是解决查询提货、货权转移等基本的功能,那么将来我们希望能够去匹配更多的一些功能,比如说我们解决货物的空间错配问题等。


66快车相当于是一个TMS系统,它是主要是负责去和仓进行打通,为石化行业提供一个专业的车辆运输管理平台。


7.jpg


履行央企社会责任


从我们的角度,我们希望能够助推政府供给侧改革,能够提供一个效率提升的工具,履行我们作为一家央企的社会责任。另外就是行业的全面协同升级,我们要把整个储运一体化做起来。目前,我们是国内唯一能够提供储运一体化的数字供应链基础设施的平台。


在安全管理方面,我们会推出一些储存和运输的标准。我们现在正与交通部等政府的主管部门探讨合作,共同用新的标准来为我们行业的安全进行赋能,包括我们在一些智能硬件上面投入,采用一些新的标准来更好得服务用户。


8.jpg


数据即生产要素

 

 数据等于生产要素。在互联网的企业里,数据是一项非常关键的生产要素,让数据成为生产中很重要的力量,来参与到生产各个环节中去。目前,我们初步体会到了数据的威力。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它会伴随着数据的采集、提取技术的不一样,带来我们整个互联网公司商业模式的巨大的变革。比如说当5G时代来临的时候,我们原来的那些商业模式可能很多都要进行大的变革,区块链技术将会有更加深度的应用,它作为全新的数据采集方式,会带来商业模式非常深刻的变革。


在数据安全方面,我们现在获得了一个国家级供应链创新的一个试点企业称号。


9.jpg


最后我想重点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于科学的这件事情的理解和认识。因为我觉得前面做什么产品本身并不重要,产品本身还要接受市场的检验,但是我们的思维模式是最关键的。我们经常讲科学,经常讲创新,我的一个基本认识就是如果说我们的思维模式是没有进行迭代的话,创新是不可能产生的。


那么怎么去迭代自己的思维模式呢?我们宁总提出了一个“创新三角”,也就是创新主体、方式和文化三个方面。大家认为“创新主体”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要从事一项创新,所有的创新都是来自于边缘的,都是来自于不受待见的,都是来自于被人所忽略的一个地方,也就是说他不一定是在主流里面产生的。所以我们的一个基本的想法就是如果你要创新,你在主流的体系里面,是很难产生出真正的创新,那么你必须得去让它产生一些新的主体。


那么从个人的角度,我们理解有两点,第一点就是说,每个人必须要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有一个独立意识,这个是在央企里面非常困难。


那么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有很多年的行业经验,那我们要去从事这样的创新,我们需要突破自我的限制。这种自我的限制,我们有时候称之为叫执念。必须突破自己对自我认知的一个限制,你才能够去做。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