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能源科技供应链-提供储运一体化物流服务、石化海陆地图、数字仓单、供应链金融服务等解决方案的石化供应链数字化基础设施-66云链官网

66云链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首页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新闻详情

疫情还在持续,物流业煎熬中|66快车

2020-02-14 18:33:33 物流时代周刊

近段时间,网上流传一个这样的段子:

年前,人事通知:公司放假安排从1月24日至1月30日,1月31日正式上班;

1月26日,人事通知:放假延至2月2日;

2月1日,人事通知:放假延至2月9日;

2月7日:人事通知:放假延至2月17日;

2月10日:人事通知:公司解散了,不用来上班了……


这虽然只是网上的一个段子,在博网友一笑的同时,其背后反映的问题是值得各方深思的。来看最近的几条新闻:


2月10日,是新潮传媒复工第一天,CEO张继学发布内部讲话宣布裁员自救:“我沉重地宣布自救之路,从减员10%开始,此次减员规模为500人左右,其中包括20名管理干部。”


2月8日,曾让王思聪一夜豪掷250万的KTV巨头——北京K歌之王发出通知,宣布将于2月9日与全部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该方案若有30%的员工不同意,公司将进入破产清算。


2月6日晚间,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在其微信公众号中发表《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表示因受疫情影响,即日起,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

……


这些企业虽与物流行业没有直接关系,但很显然新冠肺炎疫情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各行各业。目前,宣布倒下、破产、裁员的是以上几家企业,接下来可能会越来越多。因为,疫情还在持续,拐点无法预测。


2月11日,钟南山院士通过视频连线说,从目前来看,疫情拐点还无法预测,但峰值应该在2月中下旬出现,疫情拐点由返程高峰的防控情况决定。这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企业运营仍将受到较大的影响。


无疑,这场疫情,就像一场风暴,正在深刻改变着中国各大中小企业。关于今年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专家们还在讨论。可是在微观层面,第一批扛不住现金流压力的企业已经开始裁员、申请破产了。


这对于物流企业们同样是致命的,需要当心了。因为现金流对于物流业企业而言至关重要。正如安能物流总裁秦兴华所言,在疫情冲击下的物流企业,有现金和没现金,有正向现金流和没正向现金流,融到资和没融到资,或可成为2020年的分水岭,也可以说是救命稻草。道理很简单,现金流能加强治理结构与未来现金流与资产负债的稳定性。


众所周知,物流业是一个要通过规模效益带来利润的行业。换言之就是,企业拥有越多健康的网点(健康经营能力,健康的资产负债表),健康的运力(健康的经营能力,健康的资产负债表),稳定的货源等,物流企业的规模也就越大,盈利能力就越强,现金流也就会越充足。



但现实是我国物流企业普遍规模偏小,又缺乏规划,业务要开展就只能向相关金融服务机构寻求资金支持。不可否认,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企业资金压力,也可以较大程度地增强物流企业的盈利能力。但目前受疫情的影响,有企业的业务量呈现断崖式下跌,业务开展甚至停滞不前。


这就带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鲜有进账。但员工的工资、仓库的房租、运力购置、电费、油费、贷款等支出是必须的。显然,现金流“流”出去的多,“流”进来的少,半个月能抗住,那一个月呢?再大的企业可能都会显得吃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该如何承担起债务负担?


很显然,2020年,物流生态的债务负担会进一步加重。企业也是如此,如果生态债务负担加重,企业就无法获得可持续赢利的源泉,势必会造成企业相应地加重债务负担来放大杠杆。但这样一种决策,会将两年的经营成果一个季度丧失殆尽。伴随着疫情冲击,投资回报率下滑,不确定性增加,裁员、减少固定投资等或将成为2020年的主要手段之一了。而这些,也都是减少现金流的的方式。


这几天,“疫情下企业要活下去,该不该裁员”,在网上讨论得非常激烈:裁员吧,企业害怕被舆论"道德绑架";不裁员吧,企业自己又"活不下去"。然而,现实往往如上文的案例一样、轻则裁员,重则破产。因此,广大物流企业或将面临这样的处境。


在疫情持续过程中,企业为了复工运营,保障货车司机、卸货工、配送人员、仓库员、分拣员等的安全,就需要将各种防护,如给员工配发口罩、一次性手套、护目镜等,给运输车辆、仓库、货物等进行消毒,为疫情下复工的员工购买保险等……总之,必须达到各地方规定的标准,才能进行运营。


为了复工,让公司正常运营起来,这些无疑都是实打实地现金支出。当然,企业也可以考虑不支出,那么结果很明显——开不了工,也就意味着业务暂时停摆,资金也就难以流动起来。


此外,由于各地区封路、封村,有些回来上班的物流人不得不暂缓回到岗位上,回岗的人员也需要暂时隔离,这些情况导致物流公司人员不足。在疫情下,物流企业的用工难问题被扩大,公司为了寻找合适的人才,会给予更丰厚的报酬,从而导致用人成本升高。原有没有办法复工的员工不能开除,但为保障正常运营又得就近招募员工,这种成本,很多企业都难以承受。



可能会有人说,这些成本的增加可以转嫁到上游货主企业,最终体现在物价上。但现实是上游也在暂缓开工,这就意味着货量在减少。快狗打车总裁何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最大的影响显然是物流相关业务的停滞,社会基本上从生产到工作都在暂停或是暂缓,那么业务也就停止了。何松指出,快狗打车的很多订单是来自于批发市场,建材城,上游如果不复工,那么作为下游的物流企业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从业务层面来说,困难非常大,业务可能就是之前的零头。


如何度过这个特殊时期,何松这样说:“因为我们本身现金流和发展之前都保持了一个比较稳健的速度,有足够的储备,架构也比较优化。我们扛过这次疫情是肯定的,我们有足够的现金流储备,只要把输出规模降到足够低,就肯定能活下去。”


此外,企业还需要承担税务负担,这都是企业经营的硬性成本。因此,不难发现,疫情下物流企业无论开工与否,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输出规模降到足够低,以降低现金流不足带来的风险。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考验,当然也有不少企业已经通过联手、拓宽线上服务等方式进行自救。但物流业是实打实地需要人力、运力等亲力亲为的,进行线下运作,货物虽然能通过无人设备进行分拨、运输等,但当下毕竟仅仅只有顺丰、京东、菜鸟等这样的资金雄厚的企业才可为之,绝大部分企业还是得安排人力去仓库、去分拨中心、去运输……



对于物流企业的困难,国家相关部门也都在努力解决。如2月12日,国家邮政局办公室下发通知,要求切实推进邮政业落实相关财税金融政策,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和有序复产工作;


自2020年1月1日起,对纳税人运输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财政部税务总局公告2020年第8号);


自2020年1月1日起,对纳税人提供的为居民提供必需生活物资快递收派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财政部税务总局公告2020年第8号)。快递收派服务,是指接受寄件人委托,在承诺的时限内完成函件和包裹的收件、分拣、派送服务的业务活动(财税〔2016〕36号);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及其所属邮政企业提供的邮政普遍服务和邮政特殊服务,免征增值税(财税〔2016〕39号)……


这些虽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企业运营压力,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企业们现金流的问题。所以,现金流不充裕的物流企业们已经火烧眉毛了,自救、破产、倒闭,还是裁员……可能都需要企业给出一个答案了,尤其是中小物流企业,不少大概率挺不过这一关——因为企业本身的团队运营经验和现金流控制和储备,以及商业模式,都被这次疫情一一击破。


当下,疫情还在持续,就得煎熬着谋求出路。熬过去了,这可能就是一次涅槃;没有熬过去的,结局你知道的。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