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能源科技供应链-提供储运一体化物流服务、石化海陆地图、数字仓单、供应链金融服务等解决方案的石化供应链数字化基础设施-66云链官网

66云链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首页 >资讯中心 > 公司动态 >新闻详情

油价崩盘,何时才能止血?

2020-03-13 14:45:52 王海滨




3月6日,“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上,各产油国未能达成减产协议,油价当晚大跌,布伦特收于45.27美元/桶,和前一日相比,下跌4.72美元/桶,跌幅为9.44%。3月7日,沙特能源部长宣布大幅下调其原油售价,并将增产。市场认为这反映了沙特阿拉伯政府已决心“踢开欧佩克+闹革命”,开打价格战,陷入极度恐慌。3月9日,布伦特收于34.36美元,下跌10.91美元/桶,跌幅高达24%,单日跌幅创造1991年以来之最。


沙特阿拉伯的油价政策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发生180度转弯?沙特政策的“鹰转鸽”会持续驱低油价吗?美国特朗普政府会对油价暴跌有何回应呢?






作者丨王海滨

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高级经济师

字数丨2230字

阅读时长丨4分钟


“完美风暴”KO油价


其实,2017年初至今的沙特政府的石油政策并不正常,它已经在沙特国内引起越来越大的争议。


沙特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石油资源丰富,原油生产成本很低。凭借这些,历史上的沙特政府基本上在石油出口方面,都更重视走量,而不是提价,所以在油价方面,长期以来沙特是欧佩克里公认的鸽派之首。


但是,2016年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MBS)主持沙特朝政之后,不走寻常路,推行了和传统截然相反的经济、社会政策,包括石油政策。在萨勒曼王子的支持下,2016年11月和12月,欧佩克和“欧佩克+”先后达成减产协议。在他的坚持下,沙特在减产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对减产协议的勉强维持发挥了最关键的作用。


然而,萨勒曼王子“离经叛道”的油价政策在沙特国内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反对。在减产的头两年,即2017年和2018年,因为国际油价上涨,所以萨勒曼王子的减产政策遇到的反对还不是很强烈。但是,到了2019年,情况就发生了变化。2019年沙特石油出口量减少了10.75%。同年世界石油需求异常疲弱,油价承压下跌,2019年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64.09美元/桶,同比下挫7.60美元/桶,降幅为10.6%。量价齐跌让沙特原油出口收入明显缩水,而沙特经济严重依赖原油出口。结果,2019年沙特经济增长陷入停滞。进入2020年,新冠肺炎的爆发和蔓延更加沉重地打击了世界石油需求。国际能源署等著名机构因疫情连续下调对2020年全球石油消费量的预测值,并判断2020年世界石油消费增量将降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需求萎靡的前景进一步打击了国际油价。在此背景下,无论沙特是带头还是独自进一步减产,都没有把握避免量、价两者的继续下降。沙特王室部分成员对萨勒曼王子石油政策(以及对他本人)的反对越来越强,加上3月5日至6日的“欧佩克+”会议上俄罗斯拒绝加入新的减产行动。由于内外压力巨大,萨勒曼王子最终决定逆转石油产量政策,回归沙特的老路。


沙特决定增产并开打价格战、疫情在欧美加速扩散,这两者形成“完美风暴”,最终造成了3月9日国际油价“史诗级的”暴跌。


特朗普政府会作何反应?


目前市场高度重视沙、俄博弈,关注俄罗斯会否撕破脸,陪沙特把价格战“干到底”。实际上,在世界石油行业中,俄罗斯的重要性远远不如美国。美国是全球石油市场里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因而是最应关注的国家。美国政府的态度和举动会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今后的油价走势。


2020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特朗普全力争取连任。在这关键年份,特朗普不希望看到油价持续下行,并连累美国股市和就业岗位。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通过某些方式劝和促谈,让沙特等产油国停止价格战。


这显然会有助于弭灭目前国际石油市场里的四起狼烟。


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中,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很可能代表民主党,向特朗普的总统宝座发起挑战。美国大多数选民通过投资共同基金等方式参与了股票市场。从现在算起到大选,已不足八个月,这段时间美国股市表现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美国选民把票投给特朗普还是拜登。最近由于油价大跌的影响,美国三大股指都已经扭头下行,进入熊市。如果这种颓势不能得到及时扭转,股市里民众财富的流失就会转变为特朗普选票的流失。


除了股市表现外,特朗普还很重视美国劳工部每个月初公布的非农就业岗位新增数。油气行业直接和间接地为美国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美国新增非农就业岗位中,其中约9%来自油气行业。除了直接创造就业外,美国油气行业还间接创造大量就业岗位。比如,在近三年的美国新增就业岗位中,建筑行业贡献率达到10%,而其中有一半的建筑业新增就业机会是油气公司提供的。


如果11月大选之前油价持续低位运行,导致大量美国页岩油气公司裁员、倒闭,既会让美国就业数字越来越难看,也会渐渐浇灭特朗普连任总统的底气。


因此,特朗普政府接下来很可能会促使沙特等产油国设法稳定油价。但是,在做这件事时,特朗普必须十分讲求方式、方法。为什么呢?因为美国是个轮子上的国家,汽车文化已经渗入美国的文化基因中。美国民众每天要开车,对油价十分敏感,油价越低,他们越高兴。如果特朗普公开表示要托住油价,不让其继续下跌,那无疑是政治自杀。所以,预判特朗普政府会用比较隐秘的方式,加强与沙特等产油国政府的沟通,帮助稳定油价。


二季度国际油价有望回升


短期内,新冠肺炎疫情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肆虐,沉重打击石油需求;沙特阿拉伯的油价政策突然来了个180度的转变,由大鹰转大鸽,让市场心理突然遭受威慑与恐吓(shock and awe);沙特王室内部斗争加剧,将导致其石油政策暂时丧失灵活性;越来越多产油国卷入价格大战。这些会在一段时间内对油价形成强大的抑制。石油业以及相关行业的企业应对此做好思想准备,不可轻易涉险冒进。


但是,四、五月份,随着气温回升,新冠肺炎疫情的破坏力将大概率达峰回落,全球石油消费有望反弹。同时,随着11月大选日期的迫近,美国特朗普政府会利用各种手段,加强对产油国政策的干涉。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重要产油国之间的相互沟通有望改善。这些因素有较大可能推动国际原油价格逐渐回升。


footer